IMG_0235  

*內容為短篇小說,與實際人物、事物完全無關**

前言:
最近都貼旅遊日誌,這禮拜來貼一個短篇小說放鬆一下吧!
內容是我之前去東京自助的旅行小紀錄,搭配人物劇情,感覺會不一樣喔~

正文:

「我們分手吧!」

 

那天的月台上他說的話,李心每天做夢都會夢到。

她雖然不會到鑽牛角尖,她也明白他們的感情遲早會畫下終點,但這突如其來的分手宣言還是讓李心感到痛苦不堪,雖然分手隔天她依然起床去學校,也依然打完期末報告,甚至她也沒忘記到社團去報到,交了一份活動企劃與期末成果發表,一切的一切都沒有與她的生活軌道偏離,但她知道,她不快樂。

 

她知道,她再也沒笑過了。

 

李心是T大三年級的學生,主修中文,但她喜歡數字剩過於文字,於是社團她選擇了數理研究社,也是社團裡唯一一個中文系的學生。她嚮往自由,卻從來沒旅行過,她也不缺伴侶,但就是沒有人主動且積極的尋找她探索世界,久而久之,她就變成大多數的大學生一樣,過著平凡的生活。

 

當李心大一的時候,認識了她的男友,更進一步來說,是前男友。他的名字叫做徐明漢,是數理研究社大三的學長,對於數字的執著,讓他們兩個自然而然的在一起。李心非常喜歡明漢,交往期間他們兩也都很恩愛,三年後,李心升上大三,明漢也從大學裡畢業了,他們之間卻出現了變化,出了社會的明漢眼光不一樣了,李心明白,這是她再怎麼努力也沒辦法追上的腳步,所以當明漢在最後一次約會時,對她說出分手的時候,李心並沒有驚訝太多,也沒有哭、沒有吵鬧,她不是不愛了,而是因為太愛明漢,所以放手讓他走了,但就像之前提到的,她再也沒笑過了。

 

和明漢分手後,李心大多喜歡一個人,一個人逛街、一個人看電影、一個人打電動、一個人唱歌…一個人的時候,她不必假裝笑,也不用假裝心情很好,不用假裝,她才能好好休息、好好流淚、也好好的療傷。她喜歡上戴佩妮的「一個人的行李」,看了無數次的「享受吧!一個人的旅行」,她想了想,決定一個人去旅行,到陌生的國度,接不到電話、看不到熟悉的人、吃不到吃慣的料理,也許會讓自己清醒許多,她想找回她原本的快樂,也許流浪,會讓她的心更自由,也更能承受傷口吧!

 

她快速的訂了機票,上網胡亂訂了商務旅館,出發前天打了通電話回家說暑假要跟朋友出國,然後剪掉了一頭長髮,換成俏麗的短髮,就坐上了往東京的飛機。三個小時後,抵達了東京成田機場。短短三個小時,她感覺她與自由接近許多。

 

拖著行李,走到外國人的入境大廳,她寫著入境資料卡,各種語言的入境資料卡都有,這個世界愈來愈沒有距離,繁體中文區明顯站了許多台灣人,讓李心備感親切。她寫完資料卡,跟著人群到外國人專用的入境廳排隊,恰巧排在前面的人,也是一個人拖著行李的台灣旅客。

 

「妳也是一個人來玩?」聽口語,那個開口的男孩也是台灣人。

 

「嗯!你也是?」李心雖然不擅長與人溝通,但對方都開口了,她覺得自己也沒必要太冷漠。

 

「對啊!真巧,你來幾天?」那男孩笑了。

 

漫長的等待中,她們倆聊了蠻多,但都是無關緊要的小事,那男孩待在東京一個月,爾後會到大阪然後結束旅行,李心則是預計在東京三個星期就回台灣,男孩是日文系,會說日文,當中也介紹了一些東京可以去的地方給李心參考,許多吃的、玩的,簡簡單單,李心也沒多顧慮,若是她不喜歡的話題,她也不必裝做歡歡喜喜,反正這個人,出了機場就見不到了,她想。

 

入境日本,一股清新乾淨的空氣讓李心安心很多,左看右看了一下,剛剛在入境大廳遇到的男孩,果然不見蹤影。她循著標示買了張Suica卡,搭了Narita Express前往東京市區,車上廣播有四種語言:日文、英文、韓文與中文,她打開MP3聽著音樂,不時的望向窗外看著路上的風景,淡淡的笑了。

 

她住在池袋,靠近車站的商務旅館,池袋是個很方便的地方,購物、交通、美食這些生活機能都很強,車站就是百貨公司,不怕買不到生活用品,就算一整天待在池袋也不會無聊,她覺得她真的選了個好地方。

 

李心覺得東京與台灣差不了多少,白天很安靜,晚上很熱鬧,雖然店大多在八點九點就打烊了,但居酒屋與公關店卻是非常熱鬧,晚上的東京街頭,總有滿身酒臭味的人走在街上,甚至倒在路邊。白天李心就拿著旅遊書,隨著心情想去哪就去哪,迷了路就用簡單的英文跟比手畫腳與日本人溝通,走到腳痠了,就去咖啡店或者麥當勞坐坐,一切真的很簡單。

 

李心去了東京鐵塔的瞭望台,逛了新宿、涉谷,去明治神宮參拜,搭了百合海鷗號去台場,甚至自己一個人去了迪士尼樂園,短短一個禮拜她去了很多地方,也遇見很多好心的陌生人。有天起床,她發現下了大雨,濕濕漉漉的天氣讓她變憂鬱,但一個人,也不需要對誰負責,她就只是去池袋的太陽城逛逛就回到旅館,泡杯咖啡喝了就睡了,她感覺心情平靜許多,陌生的國度雖然寂寞,但也讓她感到意外的輕鬆。

 

漸漸的,她笑得出來了,一點一點的,她把哭泣與微笑的能力找了回來。

 

第二個禮拜,在她想去六本木看夜景的時候,非常巧的,李心又遇到了那個男孩。

 

當時的她肚子非常餓,看到一蘭拉麵的招牌想也不想就進去了,走上小小的樓梯,她看見票券販賣機前站了一個有點熟悉的背影,那男孩聽見腳步聲,回頭一看。

 

「啊?」他們倆異口同聲的說。

 

這個世界真的很小,李心想。

 

「真的非常巧呢?你也來吃一蘭拉麵?」兩個人買了票券,自然而然的坐在一起。

 

「沒想到又再看到你,真的很巧呢!」

 

吃拉麵的過程,李心知道男孩叫做顏頡拓,小李心一歲,今年大二而已,只是因為喜歡日本而念了日文系,一個人來是因為想來的時間很長,找不到伴,他的朋友都說沒預算,所以只好自己來。李心本以為頡拓家裡很有錢,才能讓他自由自在的待在日本兩個月,但她想錯了,頡拓來日本的錢,都是自己打工賺來的,純粹就是喜歡旅行而已。他喜歡旅行的理由也很普通,就是因為台灣都玩過了,只有出國玩才讓他感到新鮮,談話過程中,李心漸漸對頡拓放下心防,也聊了很多自己的事,聊了自己看了電影很像自己旅行,聊了和男友分手,也聊了自己明明唸中文系,卻參加數理研究社的事。

 

「妳接下來想去哪裡?」吃完拉麵,兩人還捨不得走,依舊坐在位置上聊天。

 

「還不確定,我想去吉卜力美術館,但還沒買票。」李心說。

 

「我也很想去耶,不然等等我們一起去買票。」

 

「好啊!」李心想都沒想,答應了頡拓。

 

兩人步行出一蘭拉麵,在附近找到了LAWSON,訂了三天後吉卜力美術館的門票。李心突然覺得,有個旅伴不錯,尤其是這種,就算在日本很熟悉,但回國後就會各奔東西,她這樣想,所以對頡拓的邀約並沒有考慮太久。

 

三天後,她們在三鷹車站碰面,並肩走在風之散布道上,微風迎面吹來,李心感到心情非常舒暢。以前她跟明漢也常常散步,兩個人散步雖然是很簡單的活動,但她跟明漢都很喜歡,就算不說話,也感覺非常開心,現在的李心,比較敢會去回想以前跟明漢的一切,開心的與不開心的事都不會再困擾她了。

 

頡拓是個非常令人放心的旅伴,李心不想說話的時候,他也不會咄咄逼人的說個不停,他們兩就靜靜的從三鶯車站走到吉卜力美術館,吉卜力美術館幾乎是每個愛看宮崎駿卡通的人的夢想,一進美術館,兩個人的眼睛都亮了,不停交換討論著自己以前看卡通的經驗,且卡通的原畫讓兩個人興奮的不得了,待在裡面三個多小時都還不想出來,看完特製的影片也喝過咖啡之後,終於依依不捨的離開吉卜力美術館,雖然很累,但李心跟頡拓還是拖著腳步用走的走到吉祥寺吃飯,因為他們都喜歡走路,如此而已。

 

結束了一起去吉卜力美術館的行程,頡拓說過幾天將有東京最大的花火節,詢問李心要不要一起去,李心也沒猶豫的就答應了,頡拓不說,她也不知到東京有這個盛事,想想自己來東京三個星期,也沒有計劃要去哪又不去哪,是有點不妥,因為她快要不知道自己該去哪裡玩了,索性就答應了頡拓的邀約,東京的煙火,感覺應該很不一樣。

 

過了幾天,她們又一起去看了隅田川的花火節,街上滿是穿著浴衣的情侶,淺草寺附近也都是攤販賣著小吃,頡拓開心的拉著李心跟她說著日本人的各種習俗,吃了各種日本人的小吃攤,人雖然很多,但頡拓好像都知道所有路線似的,帶著李心走了又走,避開人潮,看了最漂亮的煙火,新型的、微笑的、彩色的…等等,絢爛的繽紛色彩讓李心笑的很開心,那天隅田川放煙火的地區,湧進將近百萬的人潮,但李心很意外日本的管制做得滴水不漏,每走三步就有警察管制,車站裡也是每走三步就有工作人員喊著不要推擠等等,以致於雖然人很多,但都沒有任何事件發生,真的非常厲害。

 

結束了煙火行程,頡拓主動說要送李心回旅館,李心雖然拒絕了,但頡拓堅持因為花火節人很多,女生一個人比較危險,李心堅持不過,就讓頡拓送回去了。
但李心有點害怕,這樣的情感是不是已經超出她原本預期的?

 

「小心,妳哪天的飛機?」頡拓在電車上和李心閒聊,兩人的的熟悉,讓頡拓不自覺的開始叫李心為『小心』。

 

「四天後的飛機,我記得你不是要去大阪嗎?」

 

「嗯,我是一個禮拜後,搭夜巴去大阪。」

 

「下次有機會,我也想要去大阪玩,聽說物價比較便宜。」

 

聊著聊著池袋站到了,兩人下了車。

 

「有機會在一起去吧!」頡拓說。

 

李心以為頡拓會跟她要電話或者聯絡方式,但頡拓沒有,她想也許在頡拓心中,自己也是如同旅行的過客,簡單的相處讓旅行增添色彩,卻不加重心裡的負擔,這樣很好,真的很好。

接下來的幾天,李心去了橫濱,眺望非常毆式的海港,也去了非常現代化的商場。她也去了以電器聞名的秋葉原,也去吃了有新鮮生魚片的築地市場,那裡充滿魚腥味的傳統市場竟跟台灣有點相像,但又富有濃濃的日本人情味,李心很喜歡。

 

很快的,三個星期過去了,該是結束旅程的時候,李心收拾了非常多的行李,也收拾了自己的心情,早上Check-out之後先是寄放了行李,李心決定中午再去吃一次一蘭拉麵,雖然一蘭拉麵池袋也有,但她不知道為什麼,就是上了電車,到了和頡拓再次遇到的六本木,上了二樓買了餐券,幻想著也許可以再次見到頡拓,李心想著自己應該會開口要個MSN或者臉書帳號,但吃完了拉麵,她還是沒有見到頡拓。

 

也許這就是緣分吧!就像她與明漢一樣。

 

離開人之後,又會遇到新的人,新的人也會再度離開,然後又遇見更新的人,旅行是這樣,人生也是這樣,不就是重複著遇見與分離嗎?

 

回到池袋的旅館,取了寄放的行李,像第一天一樣,李心搭了Narita Express到了成田機場,她依舊選擇了靠窗的位置,聽著MP3看著窗外的風景,心境已跟來的時候不一樣,雖然沒辦法忘記,但她已經有了新的能力,過著新的生活,也重新擁有了微笑,這樣就夠了。台灣的空氣比日本潮濕許多,李心帶著愉快的心情回來,生活也跟以前沒什麼不一樣,她回到老家,結束剩下一個多月的暑假,然後依舊還是回到大學,剩下一年的大學生活,她特別珍惜,回到台北的租屋,她打開電腦連上網路,登入許久沒登入的MSN跟臉書,意外發現臉書有個意外的人加了她。是顏頡拓。

 

訊息:

我猜這個李心一定是妳,我是頡拓,大阪很好玩,希望妳下次也能去。

 

電腦前的她笑了,接受了頡拓的朋友邀請。

原來人生就是這樣的簡單,李心感覺重新愛上了自己,她隨手撥了明漢的電話。

 

「喂…」話筒內傳來熟悉的聲音。

 

「明漢,我是李心,你過的好嗎?」拿著電話的她,打從內心的笑了。

 

【THE END】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阿漪 的頭像
阿漪

阿漪:Style

阿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Soda Guo
  • 還會有大阪版的嗎XD
  • 也許會有喔:P
    等我把手上的連載結束掉
    會考慮寫一系列~

    阿漪 於 2012/06/04 19:21 回覆